京鹿子

ʅ(‾◡◝)

悄然滋生,在长久长久的不知名夜晚里向下蔓延,直至牢牢掌控。
像无穷黑线,无声攀岩着缠上心脏,再慢慢勒紧。
这时,白天也终于可以饱尝它带来的痛苦了。

在公交上,我看见桥边坐着一个男人,手里拿着长杆,杆子上一块土黄色的东西。
我以为是男人工作用的粗布手套,便没在意。离得渐渐近了,我仔细一瞅,那上面分明是一只硕大的龟,杆头直插入龟的咽喉部。男人张望着来往的人与车辆,脸上交杂着麻木与殷切。
我被这副画面击中,几欲透不过气。

我已经厌倦假装热爱生活。
摄影、画画、bjd也无法填满内心的空洞。
夜已深。
我感受着,以前从未感受过的,
而实际在昨天与明天都将永恒存在着的,
强烈又深刻的孤独。

刚听一老师讲,他的学生一秒钟能看三千字,算算一分钟能看18万字?我???
我算了下,普通的大众故事书,我一秒最高也才四五百,一分钟撑死也就三万字,而且坚持读起来很累。我曾用这个方法看《冰与火之歌》三小时,整个人差点没掏空。
而且这还是最普通的,换成哲学类,别说一秒钟三千字,我半小时能读完五万字就不错了。
换成黑格尔,我三天能读懂一句话,就非常开心了。

有时候也挺…无奈的。
“距离产生美”原来不是泛泛之谈。在有距离的情况下,大家都愿意调制一份顺从乖巧的化妆品搯于脸上。这样当然有助于社会稳定人际和睦,可若是有人喜欢上你涂抹后的脸,想要同你深交呢?一旦得知面具后的人有一丝龌龊之心,便生出怨气,指责那人:“嚯!你真是变了,没想到你竟是这样自私的人!”
我哑然。我为什么要违背人的本能去利你?我又不爱你。

我买了豆乳盒子和鲜奶奶茶回家。
老徐开的门。
我顿时微笑:“送给你,你吃叭~”
他接手,吃得很大口。
我笑容凝固,艰难地说:“你怎么不客套一下给我吃口呢?”
老徐:“你别吃了,胖死你,这里面还有奶油卧槽。”
我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我25米的刀呢???